服务热线:
您的位置:博亿电竞 > 新闻资讯

米O平台非法吸金5亿5964万8530元 屏检侦结起诉被告4人 陈姓负责人逃匿 通缉中

发布日期:2021-11-27 01:41   浏览量:

[米O平台非法吸金5亿5964万8530元 屏检侦结起诉被告4人 陈姓负责人逃匿 通缉中

2020/05/03

【大成报记者吉雄世╱屏东报导】屏东地检署于日前接获检举情资指出,被告范OO、赵OO、孙OO及刘OO等人,涉嫌以米O平台非法经营期货服务业务、非法吸金、非法办理国内外汇兑业务、非法从事多层次传销等犯行,经指派检察官周亚蒨成立专案小组调查,并指挥法务部调查局屏东县调查站、高雄市政府警察局仁武分局经数月监听、搜证,嗣因米O平台于民国108年12月21日对外宣称遭骇客入侵而爆仓,检察官见时机成熟,分别于109年1月2日、109年2月27日及109年3月6日对被告等人8处所执行3波搜索,并传讯被告及相关被害人等共计传讯94人次,检察官业于109年4月28日对被告范OO等4人侦查终结,认被告范OO等4人,均涉犯违反银行法之非法经营准收受存款业务罪嫌及非法办理国内外汇兑等罪嫌而提起公诉,羁押中之被告范OO、赵OO及孙OO等3人,则于109年5月1日移审。另米O平台在台负责人即马来西亚籍被告陈OO则因逃匿,经屏东地检署发布通缉。
“米O平台”对外宣称推出“镜向自动跟单系统”交易,强调投资人无经验、不须具备金融知识,即可借由跟单轻松稳定获利,且佯称受国外金管会许可与监督,为一合法平台,该平台系引介招揽客户至境外开立美金帐户,进行外币保证金交易,并接受委托书(会员注册)并收取佣金(投资人获利之15%或20%)之方式,使会员能同步跟随该平台合作之操盘手进行外币保证金交易,系属“经营期货经理事业”;被告范OO等4人先后分别自105年12月间起至108年12月间止,以“米O外汇投资方案”可“保证每月稳定获利”、“约定或给付与本金显不相当之红利或其他报酬”、“介绍他人投资即可获得被介绍人每月获利之部分比例”作为诱饵吸引大众投资,对外招揽不特定投资人进行“米O平台”外汇保证金交易投资,向投资人收取投资款项后,为投资人开户注册会员、下载观盘软件MT4、提供“米O外汇投资方案”之说明,再委由“米O平台”合作之操盘手为投资人全权执行外汇保证金交易,犯嫌等4人均系经营期货服务事业,核被告范OO等4人均系涉犯期货交易法第112条第5 项第5 款之非法经营期货服务事业罪嫌。
被告范OO等4人前揭以为客户从事外汇保证金期货交易服务事业,先后自105年12月间起至108年12月间止,向投资人表示,以“投资美金1万元(即新台币35万元,1口)每月投资报酬率至少有3%至20%之利润(即年息36%至240%)”、“投资美金1万元(本案即相当于新台币35万元,1口)每月可领获利现金新台币至少1万至3万元(即年息34%至100%),并均以“米O平台”提供之过往历年每个月平均绩效、获利表(一年获利达88%至128%)向投资人保证上开所称之每月投资报酬率或可领得之现金获利等语,且强调“米O平台”自成立迄今每年平均一直都是获利的状态而对外招揽不特定人投资,并以后来参加投资者的本金,用来支付先前参加者应付之报酬,而应认有“以后金付前金”之事实,所约定及给付之报酬,与本金应系“显不相当”,被告等4人以“米O外汇投资方案”对外招揽投资人共计吸收投资资金新台币5亿5,964万8,530元。核被告等人所为,系犯银行法第29条之1、第29条与第125条第1项后段、第125条第3项之非法经营准收受存款业务罪嫌。
被告范OO、赵OO及孙OO先后分别自106年6月间起至108年12月间止,系以帮“米O”下线投资人兑换每月获利为由,接受其等下线投资人之委托,将下线投资人汇入、等值于美金1元之“米得”点数按1点兑换31.5元新台币之汇率折算后,将新台币现金当场交付或汇入下线投资人指定之国内帐户,而下线投资人可省去自行透过“米O外汇”合作之国外银行申请出金之繁,而“米O外汇投资方案”中之RP点数相当于美金1元,核被告范OO、赵OO及孙OO所为,均系违反银行法第29条第1项非银行不得经营办理国内外汇兑业务之规定,且犯罪所得已达新台币1亿以上,应论以银行法第125条第1项后段之罪。被告范OO、孙OO、赵OO自其取得之获利点数及动态佣金点数,乘以入出金汇差每点3.5元,被告范OO犯罪所得为新台币1,527万9,103元,被告孙OO及赵OO之犯罪所得均为新台币773万3,632元。
“米O外汇投资方案”,投资人需先交付投资款始能成为“米O平台”会员,且后参加之会员需于米O会员申请表上填写介绍人,作为加入“米O外汇投资方案”之方式,且介绍新投资人加入成为会员,并将该新投资人之“米O”帐户“挂”在介绍人之“米O”帐户下方,与各该先加入之会员取得“动态佣金”或其等所称之“动态获利”有因果关系,足认“米O外汇投资方案”招揽投资及运作模式所示,具有团队计酬特征及多层级之奖金抽佣关系,核属多层次传销管理法所规范之“多层次传销”。核被告等人所为,系犯多层次传销管理法第29条、第18条之非法多层次传销罪嫌。
被告范OO、赵OO及孙OO招揽投资人投资外汇保证金交易而吸收之资金,应属犯罪所得财物,因有掩饰或隐匿之行为,即属洗钱行为。核被告等4人所为,洗钱防制法第14条第1项、第2条第1款、第2款之洗钱罪嫌。